男子考上上饶事业单位 因单位“无创收”三年未发工资

分享到微信 关闭
2019-07-09 | 来源:中国青年报

timg (72).jpg


  考入事业单位三年多来,余江只上了3个月的班,领过4000元的工资。

  2016年2月,通过公开招录,南昌大学平面设计专业毕业的余江从几十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考入上饶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以下简称“文广新局”)下属事业单位文化产业办公室,被录用的研究员一职,他是唯一的入选者。

  顺利地走完笔试、面试、体检、政审和公示5个环节,最终笔试第二,面试第一,余江的成绩令父母感到骄傲。知道自己被录取了,一家人说不出的高兴。

  意外的是,被借调到局机关单位工作3个月结束后,余江被通知回原单位文化产业办上班,紧接着文化产业办以“无经济创收,发不起工资”为由,让他“回家等通知”。一等3年,自2016年5月至今,余江没回单位上过一天班,没领过一分钱工资。


  无创收能力依然公开招聘


  余江报考的研究员一职属于自收自支事业编制专业技术员岗位,在这种编制下,需先由所在单位依据政府或物价部门的批准自行收取各项行政性收费,后按当地财政核定的比例留存部分资金用于本单位的日常开支及工资发放。

  而文化产业办作为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在无法获得政府财政安排预算和经费的情况下,也不具备创收盈利能力,因此无法支付余江工资。

  “没有创收能力,当初为何还要公开招考?”余江不理解,把自己招进来,却不用自己,这样太不符合逻辑。他告诉记者,与自己一同入职文化产业办另一岗位的一位女生,同样三年没去上班,未领工资。

  余江认为,既然是公开招考,说明单位有岗位需求,有岗位需求,意味着有工作需求,有工作需求必定有创收。因有专业限制,且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竞争压力小,2015年上饶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时,余江并未选择报考全额拨款事业单位。

  “我报考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并没有问题。”余江说,自己的几位朋友都在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工作,单位创收高的,月薪有一万多元,单位创收低的,月薪也有三四千元,待遇并不差,更没有出现招了人,不让上班和发不出工资的情况。

  期间,他向12345上饶市长热线反映了该情况。一段时间后,收到了书面答复:2016年2月,余江通过招聘,录用为上饶市文化产业办公室自收自支事业编制专业技术人员情况属实,由于在发布公告时已经明确,市文化产业办公室招聘人员为自收自支事业编制,且在录用前,原市文化广新局工作人员与余江确认了编制性质,余江完全清楚,单位如果没有经费来源,无法发放工资,仍然同意办理录用手续。

  对此,余江解释,所谓的“完全清楚”,系入职时和对方签署的一份协议。2016年2月,余江前往文广新局人事处办公室,办理入编入职手续。工作人员拿出一份“协议”让他和同将入职文化产业办的另一名女生签字,同时让他俩用黑色水性笔在这份协议最后的空白页写上“如果单位有钱就发工资,没有钱就不发工资”这样一句话。

  这在当时引起了余江的怀疑。他下意识地问对方,签这样的协议日后是否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对方答复,“没有关系,不会有影响。”听到工作人员这么回答,且办公室里办理入职的人员较多,在对方的催促下,他写下那句话后就签了字。

  “当时也怀疑过单位的财务情况,但一想到单位招人不可能发不起工资,且对方还是行政单位,没多想,就签了。”余江的理解是,自己即将入职的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单位的经营模式就是自负盈亏,可能每个入职的员工都要签这样的协议,写加了‘如果’的这句话和自己的编制性质是相符合的,“要是这句话没有‘如果’两个字我不可能会签字”。

  三年后,回忆起办理入职手续时的种种情形,余江很是愤懑。“骗我签这样一份协议,就是为了防我一手,让我在协议上写‘如果’那句话,日后出了事去告他们,对方就有证据证明,我当时是了解情况的,且也同意了,所以才会签字。”


  在全额拨款单位拿着自收自支编制


  没有创收当初为何招人?2016年中旬,余江带着疑问找到了文化产业办负责人陈芸,对方解释,当初以为单位会改制成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所以不想浪费这两个编制,如果不招人,编制就会被取消。对方同时安抚余江,再等几个月,单位改制后就会让他回去上班。

  想到自己已经入职入编,上岗也不差这几个月,考完还能放松一下,就同意了对方提议,回家等消息。可近半年时间过去了,单位没通知他上班,也没给他发工资。再打电话给陈芸,对方依然答复,“单位还是没有改制,我也没有办法。”

  上饶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2016年10月,上饶市机构编制委员会下发通知,将“文化产业办”更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单位级别不变,性质由原先的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变更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

  2017年,余江第三次打电话给陈芸,对方将单位已更名改制的事实告知了他,同时强调,人员编制,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即2016年10月前入职的原有在编人员的编制性质维持不变,2016年10月以后新进人员遵从全额拨款规定。

  虽然单位性质变了,但余江作为原有的在编人员,其编制性质不发生变更,仍是自收自支编制,至此,事情陷入了僵局。

  余江很无奈,他反问对方,“这样是不是等于变相地将我辞退呢?”,陈芸回答,“也不是,我也没办法。”之后余江又多次电话询问,对方的回答总是,“我也没办法”,问题依然无解。

  “现在我的单位是全额拨款单位,但编制是自收自支编制,说不清了。”余江说,每每提到自己的工作问题,陈芸总是打马虎眼,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这个我管不了,谁让你要考”

  在余江看来,小县城里,一个男生想要养家糊口,考事业单位和公务员是最好的出路。

  而在自己的父辈和母辈眼中,体制内的工作才称得上是体面的工作。

  “考上的单位是这样的性质,你有什么办法,大学毕业到现在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别人家的孩子都考上公务员和事业编,而你去了一个月三四千元都没有的私企。”家人的一席话让余江感到难过,他表示,如今,“家人对我很失望,我对自己也很怀疑”。

  每每想起自己悬而未决的工作问题,余江就很泄气。3年来,他不是没有找过其他工作,由于入职时已将人事档案转至文广新局(现已更名为上饶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以下简称“文广新旅局”),奔走维权的日子里,他无法和其他用人单位和企业签劳动合同,只能辗转于几家小型私企,且每份工作都只维持了半年左右的时间。

  那么,余江的工作问题,到底如何解决?就此问题,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致电上饶市劳动仲裁院办公室进行咨询,对方并未给出解决方案,并表示有关余江的工作问题,他们暂时无法解答。

  “我们处理的是劳动争议,入职后如何安排的问题,是事业单位管理的问题,要有争议也只能算是人事争议,他的这个情况我们没有遇到过”。这位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如果确实觉得需要通过仲裁程序解决问题,可让余江向他们提交仲裁申请,是否能立案处理,他们最快会在5个工作日内给出答复。

  2018年,余江找到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事业单位管理科说明情况,希望自己的工作问题能得到解决。工作人员答复,“我们只负责招聘,且已给你上编,在岗上岗的问题你要找你的主管单位。”

  余江随即询问主管单位文广新局,该局的一位领导称,他的编制性质是自收自支,他们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你来上班又不开工资给你”。

  “既然主管单位说是编制的问题,我又去找了编办”。余江认为,单位没有创收,编办在合并编的时候,应该取消这两个编制或将其改制。但上饶市编办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只负责上编或者合并编,具体编制拿来干什么和用什么,他们管不了。

  无奈之下,余江拨通了上饶市文广新旅局局长毛传荣的电话,向他求助。听说余江的遭遇,对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直言自己是新来的,不清楚情况,管不了。

  “你考自收自支的单位干什么,连自收自支(什么意思)都理解不了,还考什么试啊?”

  一听对方这么说,余江反问道,“我朋友也考了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为什么他们都没有这种情况?”

  “这个(单位)是你自己要考,我没让你考,我也没办法,要上班随时可以去上,但是工资得自己挣,局里暂时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毛传荣的回答,让余江耿耿于怀,双方很快结束了对话。


  上饶市人社局:需要招哪些人,用人单位要负责任


  余江已经记不清自己打了多少通电话,找过多少部门。余江说,维权的3年来,“我也没办法”是自己听到的最多的回答,尽管去过多个部门,但自己上班的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

  “当初招聘公告中文化产业办并未主动说明,单位发不起工资或没有创收的情况,如果有提到这样的信息,我相信没有人会报考这个单位”。余江反复强调,单位既然招人,就默认了自己有营收能力。

  就该问题,记者采访了上饶市人社局事业单位管理科。该科室的一位陈姓科长表示,了解情况后,人社局作为人事综合管理部门,已和文广新局进行了反馈,对于其中存在的问题,文广新旅局到目前为止,还未给人社局出具一个文字解释。

  他同时表示,该事局里非常重视,一直和文广新旅局保持联系,要求对方在处理该问题的同时,也要给人社局,按要求反馈信息。

  当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问及文化产业办招聘时,已不具备创收能力,为何还能招人时,对方答复,“你问的这些问题,我们都需要文广新旅局做出解释,我们也在质问。”

  陈姓科长提到,人事部门的主要职责是根据编制部门提供的编制和用人单位的工作需要,对它进行监督指导,保证招聘公开公正公平。而单位是否需要招人,是根据各个单位的实际需求决定的。

  “文广新旅局招人时给我们打了报告,当时的招聘理由报告里写得很清楚,‘因工作需要,需要这些人才’,我们才允许它招聘。”他说。

  “大型招聘季,几百个单位同时招聘,如果每个单位我们都要深入其中去了解它到底需要什么人的话,不现实”。这位科长强调,用人单位作为一个组织,需要招哪些人都是经过党组成员或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的,单位肯定要负责任。

  这位科长还说,类似的情况以前肯定也有,但并不普遍。一些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包括一些经营性管理的事业单位,由于长期经营不善,资本弱化及规范收费等原因造成该单位无以为继,这样的单位基本上就形同虚设了。

  几天前,上饶市人社局事业单位管理科和文广新旅局再次进行沟通,对方表示一定会在7月20日之前,将事情调查清楚,提出处理意见。

  余江则有些伤感,再过几年自己就30岁了,一些事业单位和公务员的岗位都要求30岁以下才能报考。他表示,3年来一直没有报考其他单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方一直让自己等通知,“如果他们早点告诉我,我就去考其他单位了,这样让我一直等,浪费了我的时间,毕业三年多了,再和别人竞争,精力也没有学生时代那么充沛了。”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余江为化名)


原文链接:http://jx.ifeng.com/a/20190709/7519899_0.shtml

推荐阅读

员工索要工资 遭遇老板“假转账”? 老板这么辩解!

今年3月,陈先生从成都宏宇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辞职,尚余两个

山东省事业单位高层次人才可拿协议工资或年薪

人才制度创新,山东再次加码。近日,山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省

版权所有Copyright @ 江三角律师事务所丨沪ICP备12027989号-2 | | 021-5888325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4002

会员注册

*

请填写常用邮箱

*

支持中文、字母、数字,4-20个字符

*

请输入您的手机号

*

请输入6-14个数字、英文或特殊字符

*

两次密码输入需一致

*

请填写验证码

如果您已经是会员请登录,带*的必须填写

帐号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劳动法苑帐号?立即注册

免费订阅劳动法苑每日资讯